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仙侠魔踪】第七集/第五回:魔女芊芊
【仙侠魔踪】第七集/第五回:魔女芊芊

【仙侠魔踪】第七集/第五回:魔女芊芊

辛钘使起飞身托迹走了一段路程,不见有人追来,才停下脚步,暗暗骂道:
-「又会这么巧碰着这个磨人精,真是倒霉!还好老子已不同往日,想要捉我,可
-没这么容易。咦,不对劲!她突然寻到长安来,会不会早就知道我在这里,要是
-这样,可真大大不妙。如此来看,还是赶紧和紫琼商量一下,看她可有应对之策。」
-一念及此,便即加紧脚步,匆匆赶回家去。-
-
  只见辛钘急步走进杨家大厅,劈头劈面撞着两人,险些把二人撞倒,一望之
-下,却是筠儿和小雀儿。-

-  筠儿问道:「少爷,发生什么事?见你匆匆忙忙的。」-

-  辛钘笑了笑,双手一张,把二人拥入怀中,在她们脸上各亲了一口,两人不-
禁脸上一红,随见辛钘笑道:「没什么,只是碰见一贴狗皮膏药,给她黏住,命-
都不长,幸好我跑得快。」-
-
  二女不明其意,齐声道:「狗皮膏药?」-
-
  辛钘点了点头,笑道:「没错,正是狗皮膏药。是了,有看见紫琼吗?她是
-不是在自己房间?我有事要找她。」
--
  小雀儿说道:「嗯,紫琼姐姐应该在房间,我刚从她房间出来。」-
-
  辛钘把头一低,又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道:「我先去找紫琼,回头再和妳-
们说话儿。」话落,便即放开二女,径往内间走去。
--
  紫琼果然在自己房间,二人一见面,辛钘立即握住她玉手,匆匆道:「大事
-不好,那个小魔女竟然来了长安,身边还有四个魔将。刚才我给她逮个正着,差
-一点就被她擒了去。」-
-
  但见紫琼柳眉一聚,问道:「你是说霍芊芊?」-
-
  辛钘点头道:「正是她。这两根双龙杖果然厉害,刚才一杖一个,把那四个-
魔将打得一蹶不振,趴在地上半天站不起来,真个大呼过瘾。」
-
-  紫琼问道:「你可有伤了他们?」
--
  辛钘搔头道:「我不能肯定,但他们都有八阴气波护身,便是受了伤,相信
-也不会严重。」
-
-  紫琼听见,似乎松了一口气,点头道:「这样便好,目前这个环境,实不宜
-多树敌人,倘若惹怒了霍幽,到时他们师兄妹连手,咱们就更难对付了。」-
-
  辛钘道:「我正在担心一件事,那妖女突然在长安出现,很有可能已知道我
-在这里,若然这样,当真是糟糕之极。紫琼,我想妳为我算一算,看看能否算出
-什么,好让我放心。」-

-  紫琼笑道:「好吧,我若不帮你,相信你今晚必然无法好睡。」辛钘听见,-
不停点头。霍芊芊的出现,确实让人忧虑,紫琼亦想尽快得知她的行踪,作好应-
付的方法,当下掐指一算,才一会儿工夫,却见紫琼微微变色。-
-
  辛钘见着暗暗一惊,忙问道:「怎样?她是不是已经跟来这里?」
--
  紫琼却没有答他,心里正想着另一件事:「真是奇怪,她既然是天魔罗霍幽-
的女儿,凡人之气怎会这么重?莫非她……」紫琼越想越觉不对劲,再次掐指一-
算,不禁眉头又是一皱,暗忖:「她的十二命宫空白一遍,霍幽显然不想外人知-
道她的身世,致会使用魔咒封闭住。到底霍芊芊有什么秘密?她究竟是人还是魔?-
霍幽是否她的生父?」
--
  辛钘见她沉吟不语,不由奇怪起来,又再开声追问。-
-
  紫琼慢慢抬起头来,向辛钘问道:「霍芊芊今日曾经碰过你,是不是?」
-
-  辛钘侧头想了一会,摇头道:「没有,为什么妳这样问?」-
-
  紫琼道:「这就奇怪了,她有走近你身边吗?」-
-
  辛钘点头道:「有呀,她曾经走到我身前,瞪着双眼向我大骂,倘若她不是-
女人,老子必定一拳……」-

-  紫琼微微一笑:「这就对了,她一定在那时弄了手脚。」-
-
  辛钘听得浑浑噩噩,茫然道:「她弄了什么手脚?莫非……莫非这妖女在我
-身上下毒?是不是?」-
-
  紫琼道:「倒不是,她只是在你衣服涂了鬼谷香,不少江湖武林人物,也会
-利用它去追踪敌人。鬼谷香产于西域,花瓣细长,呈黄白色,叶子带有微香,因-
香气不浓,让人难以察觉。但这种香气很特别,常人难以闻到的气味,但对蝴蝶-
可就不同,便是相距一里的蝴蝶,也能闻香飞来。」接着紫琼玉手一指,指向辛-
钘的头顶:「你自己看看。」
--
  辛钘抬头一看,果见有两只蝴蝶在头顶上飞舞:「咦!怎会飞进房间?」-

-  紫琼道:「你进入房间时,这些蝴蝶便跟着进来,我当时还不觉什么,原来
-是跟随你身上的香气飞进来。你不妨走出房间一看,如我没有猜错,外面相信已-
引来一大群蝴蝶。」-

-  辛钘走到窗前,才一推开窗户,便有数只蝴蝶飞进房间,再一看屋外的院庭,
-登时伸一伸舌头,连忙把窗掩上,叫道:「乖乖不得了,外面好多蝴蝶,少说有
-也有数百只,这……这怎么办?要是我终日给几百只蝴蝶跟在身后,这还了得!」
-
-  紫琼抿嘴一笑:「你放心吧,只要把衣服脱下来洗干净,香气一去,蝴蝶自-
然会飞走。」-

-  辛钘听见,连忙脱下外衣,气仲冲道:「都是这妖女害的……糟糕,她会不-
会跟着蝴蝶寻到这里来?」
-
-  紫琼道:「到现在才想到,你可真是后知后觉。她在你衣服暗暗涂上鬼谷香,-
目的已清楚不过。况且她已经来到这里,你想要避,看来为时已晚了。」
--
  辛钘大吃一惊:「当真?她……她已经……来……」登时口吃起来。
--
  紫琼点头一笑:「我为什么要骗你。」-

-  辛钘听见,「啪」的一声,打了一下额头,随即坐倒下来,苦着嘴脸道:「
-现在怎办好?一但给这个臭皮娘缠上,必定没完没了。紫琼,妳得帮我想想法子,-
求求妳!」
--
  紫琼却不是这样想,她反而想利用这个机会接近霍芊芊,希望能揭开刚才的-
疑团。只见她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你不住逃避也不是办法,她既然已经找上-
门来,干脆和她弄清楚,得个了结。」
--
  辛钘道:「就只怕没这么容易!我和她天生就是死对头,每次踫头,她总是-
和我吵窝子,况且我上次整了她一顿,她今次怎会轻易放过我!」-

-  紫琼道:「以你目前的功夫,难道还怕她不成?」-

-  辛钘摇头叹道:「唉!我和她又没什么深仇大恨,堂堂男子汉,要我用武力-
去欺负一个女子,我实在干不出来。就因为这样,这才叫人头痛!」-
-
  霍芊芊跟随蝶群来到杨家,正要进内,却被守在门口的杨门弟子拦住,霍芊
-芊扬起一对柳眉,扠腰挺胸道:「我找那个姓辛的小子,快去叫他出来。」
-
-  两个守门弟子面面相觑,一时无法会意过来:「姓辛?咱们关中杨门百多个
-弟子,却没有一个姓辛,小姐恐怕找错地方吧。」-

-  霍芊芊延颈探头,往里面的广场张去,果见百多只蝴蝶在广场四周飞舞,登-
时骂道:「你们想骗谁,我知他一定在里面。臭兜儿,你不用再躲了,快给我滚-
出来……」
--
  守门弟子听得「兜儿」这两个字,随即明白,一人道:「原来姑娘是找咱们
-的少门主。」自从杨曲亭收了辛钘为义子,杨门上下众人,直来只称呼他为少门-
主,而门主夫人却叫他为兜儿,致大多数人只知道他的小名,却不知道他的真实-
姓名。-

-  霍芊芊听他这样说,也呆了一呆,忙问道:「不会吧,那个臭道士会是这样
-的少门主?」-

-  那弟子笑道:「是啊,他是我师父的义子,自然是少门主了。请问姑娘高姓,
-是咱们少门主的什么人,待本人马上通传。」-

-  霍芊芊点头一笑:「原来是这样。我姓霍,是他的老婆。」
-
-  此话一出,两名弟子立时睁大眼睛。杨府众人早已知道紫琼是辛钘的未婚妻,-
这个少女竟然自称是他的妻子,岂会不愕然:「姑娘妳……妳真是咱家少门主的-
夫人?」-

-  霍芊芊抡眉竖目:「什么是真是假,你俩到底带不带我去见他?」-
-
  两名弟子被她那气焰熏天的威势所慑,连忙道:「是……是!请到大厅用茶。」-
当下在前引路,让到大厅里请坐奉茶,随即进内通知杨曲亭夫妇。
--
  杨曲亭夫妇听见辛钘的妻子到来,二人同感惊愕,杨曲亭与妻子道:「我还-
道兜儿只有紫琼一个未婚妻,没想他早已有了妻子。」
--
  杨夫人道:「这件事情我从没听兜儿提过,不知是个怎样的女子?」
--
  杨曲亭说道:「难怪每次提及他和紫琼的婚事,二人总是借故推迟,依我看-
极有可能是为了这件事。」
-
-  夫妇二人来到大厅,便见霍芊芊正站在几盆花卉前,兴味盎然的正看得入神,
-就连杨曲亭夫妇二人进入大厅,她亦懵然未觉。夫妻俩徐步来到她身旁,杨曲亭
-捻须笑道:「见姑娘看得如此入迷,想必也是个爱花之人了。」
--
  霍芊芊闻声回头,见是一个五十余岁的中年人,身旁站着一位中年美妇,霍
-芊芊只匆匆望了二人一眼,更不理会他们是何身分,伸手指着那几盆花问道:「-
这花好特别喔,八朵大白花围着一团小花,我还是首次看见,这种花叫什么名字?」
-
-  杨曲亭见她才十六七岁年纪,一脸幼气未脱,姿容却异常端丽。这时听她问-
得天真烂漫,性情率真,毫无假饰,当下微微一笑,说道:「这花名叫琼花,又
-称琼华。因此花形如玉盆,由八朵五瓣大花围成一周,簇拥着一团蝴蝶似的花蕊。-
每当微风吹拂,轻颤摇曳,便如蝴蝶戏珠,又似八仙起舞,所以有人称之为聚八
-仙。这几盆琼花,是由我曾祖传下来,至今已有百多年了,是非常长寿的花种。」
-
-  霍芊芊听后,摇头道:「聚八仙不好听,还是琼花这个名字好。」杨曲亭夫-
妇听了,均微微含笑,霍芊芊抬起头来,望向杨曲亭夫妇,看见眼前二人衣衫华-
贵,间道:「你……你们就是兜儿的义父义母?」-
-
  杨夫人点了点头,笑道:「妳呢?妳又是谁?」-

-  霍芊芊想也不想:「我叫霍芊芊,是兜儿的妻子。刚才我已经说了,你们不-
相信吗?」
-
-  便在这时,辛钘的话声突然响起:「妖女,我和妳全无半点关系,妳不要胡-
言乱语。」众人循声望去,见辛钘正急步走来,紫琼和筠儿紧随其后。
-
-  霍芊芊看见了辛钘,本来满心欢喜,但听了他这句说话,当场勃然变色,发-
作起来:「你……你竟敢说和我没半点关系!」走上前一把拉住他衣袖,打算和-
他理论。-
-
  辛钘肩膀一缩,已将霍芊芊的手甩开,向杨曲亭夫妇道:「她这个人就是爱-
胡闹,千万不要听她的说话。」-

-  杨曲亭夫妇给他们弄得三头不辨两,一时四目相觑,杨夫人道:「兜儿,这
-到底是什么一回事,霍姑娘说是你妻子,究竟是真是假?」-

-  兜儿和霍芊芊同时出声,一个道:「当然是真!」而另一个却道:「当然是-
假!」说话刚落,杨静琳、杨静琇、宫家兄妹、马元霸父女已闻风走进大厅,便-
见二人双手扠腰,怒目瞪视,一副弩张剑拔的模样,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  霍芊芊怫然道:「你这个臭道士好没良心,我早已经是你的人,还说和我没-
关系。好,你敢不敢当住大家面前说,你我从没做过那回事?」霍芊芊深受霍幽-
宠爱纵容,自幼没了管束,凡事任她为所欲为,恣睢无忌,且在天魔宫长大,更
-不知民间的礼教道德为何物,此刻当众向辛钘一轮数说,直听得众人箝口结舌,
-瞠目而视。
--
  杨夫人一脸尴尬,与辛钘道:「做事必须敢作敢当,才是男子汉所为,倘若
-真有这种事,就该承担责任,不可害了人家姑娘。」
-
-  辛钘连忙道:「娘,妳且听兜儿说,这个妖女……其实她……她……」但想-
到她的身分,登时住口,心想便是说了,但谁会相信她是邪魔鬼怪的女儿。
-
-  霍芊芊听见杨夫人的说话,见她并无回护包庇辛钘之意,眼珠子一转,立时-
有了计较,当下得势不饶人,摆出一脸悲哀凄婉的表情,说道:「你说呀,为什-
么不说?你欺负了人家便一走了之,我为了四处找寻你,这一年多来,已走遍了
-大江南北,幸得今日给我找到你了,但你竟……竟然这样对待人家……」还没说-
完,便「哇」的一声,哭将起来。-

-  辛钘是何等聪明的人,只看了她一眼,也不用多看,已晓得她葫芦里卖的甚-
么药。但杨夫人可就不同了,看见霍芊芊哭得如此凄凉,心肠马上软了,上前将-
她搂入怀中,安慰道:「不用哭,兜儿虽然是我的义子,但我知道他并非绝情之
-人,大家坐下来好好商量,终究会解决的。」
--
  杨夫人明白,辛钘现在虽然是她的义子,但毕竟并非亲生儿子,况且他曾对-
杨门有恩,辛钘以前的私事,实在不便出言斥责。而她和辛钘已相处了一段日子,
-对他为人行事、性情脾气也颇为了解,确也相信辛钘并非这种人。-
-
  杨曲亭是个老江湖,看人见事自有独到之处,冷眼旁观,看见两口子虽然合-
嘴合舌,横眉竖眼,但神色举止间,十足是对不省事的小冤家,只是不知为了什
-么事,致会弄着小性儿。既然这样,外人想要帮忙,恐怕也帮不了什么,最佳方-
法,就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遂道:「听姑娘和兜儿的关系,也算得是一家人了,-
我就叫了芊芊好吗?」-

-  霍芊芊点头道:「可以呀,我爹爹也是这样叫我的。」-

-  辛钘听见杨曲亭的说话,便知大大不妙了,连忙道:「我才不和她做一家人!-
爹,你不可上她的当。」-
-
  杨夫人道:「兜儿你先不要出声,爹娘自有分说。」辛钘无奈,只好闷声不
-响,只把一对眼睛向霍芊芊睊睊而视。杨夫人轻声向霍芊芊问道:「刚才听妳说
-已经找寻兜儿一年多,一个女儿家在外面跑,妳爹娘又怎能放心?」
-
-  霍芊芊道:「我爹最疼我的了,知道我要去找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便派了几-
个手下跟我同去。说到我娘,我就不知道了,自小我就跟着爹爹,从没见过我亲
-娘,我问爹爹,他又不肯说。」-

-  杨夫人叹道:「真是可怜的孩子!对了,那妳爹叫什么名字?」-
-
  霍芊芊见问,立即道:「我爹爹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名叫霍幽。」-
-
  杨曲亭夫妇适才听了霍芊芊的说话,料想她的父亲必是个武林中人,这时听
-了霍幽这个名字,左思右想,却想不起江湖上有这一号人物。二人均想,看来她
-的父亲纵是武林中人,想必也是一些小帮小派的头领,便不再追问下去。而夫妇
-二人又怎会想到,她的父亲却是个统率十多万魔兵的大魔头。
--
  而紫琼听了霍芊芊的说话,对她的身世更感到疑惑,知道想要找出霍芊芊身
-世之迷,关键必定在她母亲身上,但究竟她的母亲是谁?竟然连她这个九天仙天
-也算不出来,紫琼不得不佩服霍幽的本事。
--
  杨夫人问道:「芊芊,妳父亲那几个手下呢?怎不见他们与妳同来?」-
-
  霍芊芊说道:「这些没用的家伙,待在我身边只有碍手碍脚,我已通统叫了-
他们回去,况且我也不必什么人保护,一般人想欺负我,可没这么容易。」-
-
  杨曲亭微微一笑:「瞧来芊芊妳的武功不错吧,不知妳父亲出自何门何派?-

-  可否说与我知?」-
-
  霍芊芊摇头道:「爹爹是不许我说的。这……这个我可不能说出来。」-
-
  杨曲亭听见,也不便再问下去。心知有些人因走了邪道,学了一身旁门左道
-而不想宣扬于外。也有人为了保留实力,不愿预先揭破自己的底子。江湖之上,
-不肯透露师承的大有人在,实在不足为奇。
-
-  辛钘听了却在旁哼了一声,心想:「妳当然不敢说,邪魔外道、妖孽之师,
-谅妳也不敢说出来。总有一天,我必定找这个大魔头教量一下,好教你们这些妖
-魔鬼怪知道我的厉害。」-
-
  霍芊芊看见辛钘的嘴脸,登时怒道:「你在哼什么?难道你胆敢和我爹爹较-
量不成。没的担水走向河头卖,不自量力。」-

-  杨夫人见二人不住拌嘴,也觉有点好笑,向霍芊芊说道:「我虽然不知妳和-
兜儿前时闹什么别扭,但妳既然找到这里来,大家就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况-
且妳和兜儿都这样亲密了,就更加要和睦相处,不能再这样了!暂时芊芊妳就在-
这里先住下来,关于妳和兜儿的事,待我了解清楚后,自会和妳处理,这样好吗?」-
-
  霍芊芊来这里的目的正想这样,听得杨夫人这样说,正中下怀,岂有不好之
-理,当下想都不想,忙即点头应承,笑道:「妳真好,芊芊就不客气了。」
-
-  辛钘发急起来,大声叫道:「万万不可以,妳当然不会客气,给她在这里住,-
从此势必永无宁日,我反对!」-
-
  杨夫人道:「兜儿,你不用再说了,如果你们真的已有夫妻之实,岂能如此
-无情无义,我这样做都是为你好,一于这样吧,先让我查个明白再算。」
-
-  霍芊芊可乐透了,说道:「我既然已经是他的人,是不是和他一个房间?」
-
-  辛钘当即骂道:「臭妖女妳休想,妳敢进我房间一步,莫怪我不客气。」-

-  杨夫人皱起眉头道:「你怎能这样妖女前,妖女后的叫,多难听!」接着向
-霍芊芊道:「在没有弄清楚之前,这样做实在不大好,我会叫人为妳安排一个房
-间,先住了下来再说吧。」
--
  霍芊芊只得点头应承,心想:「只要我在这里住下来,就不怕你会飞上天去。
-呵呵!真是妙极了……」
--
  杨夫人吩咐身边的秋兰,着他为霍芊芊准备房间。
-
-第七集五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