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不知为何变成女人了】(16)【作者:fish0107】
【不知为何变成女人了】(16)【作者:fish0107】
字数:97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6章约定与决心

  那我们再把时间稍唯回溯一点吧,回到了那一次直播完之后,尚美恰巧撞见了须川凛以及菜月从动漫社出来的时候,尚美十分愤怒的瞪着须川凛,而须川凛则是对此不以为意,下一个瞬间,在我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凛学姊已经被尚美给大力的赏了一巴掌,接着,尚美便拉起我的手,硬是把我拉离这个令他生厌的罪孽之地。

  走在我前面的尚美没有说对我的行为做出任何的反应,甚至连责备我都没有,这让我心中的愧疚感越来越大,害我一直低着头不敢说任何一句话。

  「你……跟刚刚那位学姊是什么关系呢?」

  「什么关系……是指?」

  「就是为什么你们两个会在一起呢!!而且还在!还在那种臭宅的空间,做、做出那种事呢!!!」

  「我、一开始……我到了动漫社,然后……就被一名高大的男子给抓住了,然后我就大声求救,之后凛学姊就来啦!」

  「居然还叫他凛学姊,所以呢?你想说是凛学姊救了你了吗?那么,为什么最后会变成你会跟男人做爱的展开呢?」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只是当时的气氛,再加上凛学姊一职发出娇媚的呻吟声,让我的身体慢慢有了反应,接着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开始觉得很想要了,但是如果跟尚美说这话的话,那他对凛学姊的仇恨就会越来越深,解开误会之路也会越来越远的。)

  「该怎么说呢?因为当时的气氛吧,所以我就情不自禁的觉得很想要了。」
  「即使如此,你也可以选择当场离开那个场所啊!为什么你会留下来,陪那个贱女人一同度过如此荒淫无度的时光呢?」

  「因为当初接下这件委託的人是我,凛……学姊只是来帮我的,所以我无法比学姊还要早离开这个地方,我有责任要待到最后。」

  「没想到你对那个学姊这么锺情啊,竟然还会为了他留到最后一刻啊,欸~~原来如此啊~~」尚美好像理解了什么一样,自顾自的点点头。

  「才不是这一回事呢?再说了,当初他可是我差点被人绑架到动漫社社办,还差点被人强暴的时候救命恩人耶,如果我那时抛弃他不管的话,这岂不是太忘恩负义了吗?」

  「是这样子吗?那我问你,假设这一切都是那个叫凛学姊一手策画的呢?」
  「什……?」

  「那个凛学姊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来找加藤来向你求情,然后再用什么方法来使动漫社的社员来绑架你,然后呢,又在最好的时机出现来解救你,使你愧咎於他,不敢比他早离开动漫社,之后的事情都可以如你那个凛学姊所愿的来发展了,不是吗?」

  (虽然尚美说的也有道理,但是这样子的说法也未免太伤人了吧!简直是把凛学姊当成了这一起事件的主谋了一样,但是说是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去反驳尚美的说词,因为我并没有深入了解须川凛这一个人,只知道他的过去,而且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随口乱掰的。)

  「……」

  「看来你已经没什么可以辩驳的了,我这一次就原谅你了,但是下一次如果再让我发现你跟凛学姊在一起的话,我可就不会原谅你了!」

  尚美的表情相当的认真,看得我感到十分的害怕。

  「好、好的,我知道了。」

  「那就好~~那我们一起回家吧~~不过在回家之前,首先应该要去洗一下澡才行呢!毕竟现在菜月的身体是如此的肮髒污秽呢!」

  约莫过了10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一家爱情旅馆的门前,尚美毫不在意的在柜台付了钱,然后随意的挑了一间房间,然后拿了钥匙之后就直接进去了。
  「嘿!来让我看看你现在的光溜溜的样子吧!!」

  一进到房间里面,尚美就迫不及待的把我的衣服给脱得一乾二净,然后用他那光滑白晰的玉手一点一滴的抚摸着我的犹如艺术品般的美丽胴体。

  「啊~~~好香啊~~明明菜月的身体是如此的汙秽,但是为什么身上的味道还是如此的美味呢?真是让人难以忍受啊~~嘶嘶嘶嘶嘶~~~啊~~带有一点甜味,好像蜂蜜的味道啊~~~好棒啊~~还想要品尝更多更多~~」

  尚美一边把我往床上推一边细细品尝着我身体的各个部位,搞得我全身都开始搔痒难耐了,连心中的欲望都被给挑了起来了。

  「既然如此,我也要反击!」

  我一个反身把菜月压倒在床上,接着扯开她的制服,拉起她的胸罩,然后开始疯狂的舔舐着尚美鲜嫩多汁的小樱桃。

  「呀~~不…不行…你…你这舔法…啊~~好……好舒服啊~~你……你是什……什么时候学会这么下流的……的舔法的…噢噢…我…我被你舔的…欲…欲火焚身啊~~」

  「尚美的乳头好可爱啊,已经翘了起来了,啊~~啊,好想像吃樱桃一样的一口咬下啊~~恩…恩…噗哈~~又香又甜的,好好吃啊,让我再仔细的品尝一下吧~~嘶嘶嘶~~」

  我双手把尚美的胸部给托起来,接着用嘴巴,一点一点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好像是在舔芭菲上面的奶油一般慢慢地品尝着。而尚美则是被我的舔法搞的身体都在一颤一颤的,似乎忍不住乳头所传来的阵阵快感,而整个肉体都在痉挛着。
  「啊~~菜…菜月…啊~~我…我快要不行了…拜…拜託…连…连下面也…也一起吧…我…被你舔的心头痒痒的…整个人心乱意麻的~~连……连下面…也是…想要的受不了了…所…所以快…快点来玩弄人家的小穴吧…啊啊啊~~」
  尚美把她的内裤褪去,在我面前掰开她的小穴,这让我觉得非常的新鲜,因为平常都是尚美在玩弄我的身体,所以一旦立场颠倒的时候,我觉得尚美的反应在我眼中看来真的是非常的可爱啊。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尚美会这么讨厌凛学姊呢?他们之间应该以前并没有见过面吧,那又是为什么……尚美会做出这种行为呢?)

  「菜…菜月?」尚美眼神迷濛的看着正在发呆的我。

  「啊~~没什么哦~~那我要继续攻击你的弱点了~~恩~~是这里吗?还是这里呢?啊!我想到了,这样就只会是尚美一个人舒服而已,这样不公平,我也要跟上美一起舒服才行!!」

  我把屁股朝着尚美的脸,而在这瞬间,我忽然想到了,我还没有洗澡,所以刚刚动漫社的人的精液才在我的小穴里面!

  「尚、尚美,我们要不要先去洗澡再继续啊?」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尚美直接用双手掰开我的小穴,然后便把舌头连同舌根一起伸进了我肉穴中了。

  「啊~~~这…这是什么感觉啊~~~好…好奇妙的感觉啊~~明…明明就不是被肉棒给桶着…为……为什么会这么的有感觉啊…好…好舒服啊…嗯!!!尚…尚美,那…那边不行…噢噢噢!!!!好…好厉害啊!!!尚美的舌头在我的小穴里面翻来覆去的…快把我弄到…都…都快要去了!!!哈啊啊啊!!!」
  止不住的快感不断从小穴深处往我的身体各处蔓延着,整个身体都因为快感而不停的在颤抖,连我的胸部也被快感弄的勃起了,小肉芽也已经兴奋的充血了,小穴深处一直冒出少量的淫汁,把之前残留在我的身体里面的精液给慢慢地沖出来。

  「啊~~人家都已经兴奋成这样了~~居然还想着要先去洗澡,菜月啊~~你还真是不懂发情中的女人是多么的冲动啊~~把我的身体搞成这副德性…居然还想着先把自己的身体弄乾净,那可不行啊,你如果要洗澡的话,可得要先好好的满足我的心中的那股欲火啊~~」

  瞬间立场又再度颠倒了,我又被尚美压倒在床上,尚美用她的手指把我小穴中的残留精液一个接着一个慢慢的挖出来,这又让我的膣内的肉壁因为手指的抚摸而开始敏感起来了,我被尚美弄得发出阵阵的娇喘声。

  「我…我知道了……我……我会好好的满足你的啦!!所……所以……先……先暂停……暂停一下…我…我都快…快被你弄到要去了…拜…拜託…先…先歇一会儿啊~~」

  「不行~~如果要我停下来的话,你可要让我跟你一起发骚才行啊,不然的话,你这敏感的身体就只能随我摆佈啰~~」

  「嗯嗯嗯嗯~~~不行~~我根本就…无法动弹啊~~满足什么的…脑袋根本就无法思考啊~~光……光是我自己想…想要维持理智…就…就已经用尽全力了…已…已经快要被爱欲之海给吞没了……啊~啊啊啊…」

  我拼命的挣扎,极尽全力也要把自己的意识给保持住,万一…稍有不慎的话…我…我可能就真的会丧失理智,成为一个露出淫荡癡态的好色淫女了。

  (但……但是……尚美的攻击实在是太猛烈了……我……我都想尽办法……忍住…忍耐…不断的在忍耐…但…但是尚美的舌头…好…好像有自己的意识般的…一……一直在攻击着我的弱点……我……我已经快要……快要不行了……就……就要去了……算……算了……接……接下来……就交给我的身体吧…让…让我的身体来…享受这…犹如天国般的…快感吧…恩…)

  正当我想要这么做的时候,尚美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了。

  「怎…怎么了吗?不…不要停啊~~我…我里面好痒啊…拜…拜託…再继续啊…呐~~尚美…求求你了…再用你的舌头…把我舔到高潮吧~~」

  「不行~~你啊,刚刚又想要放弃了吧,又想要任由自己的身体摆布了吗?这样子是不行的!不能交给身体来掌控你的欲望!你一定要自己控制你的欲望才行,不…不然,感…感觉你又会有离我而去的感觉了…每…每一次你被男人射到高潮的时候…虽…虽然我都没有看到…但…但是每一次你跟我聊天的时候……我……我都开始慢慢的闻到了……那……那股令人作噁的气味……那…那肯定是…已经…陷入淫欲中的人才会发出来的气味…我…我好怕…你…你会变成跟须川凛还有松崎老师一样…变成那…那种只会任由自己的身体摆布的淫荡女人一样…我…我真的好怕啊!!我…我怕哪一天看到的将不会是我所认识的长谷川菜月了,你、你知道吗!!!!」

  尚美紧紧抓着我的肩膀,好像一旦放开的话,我就将会离她而去了,她头低低着,深怕自己被泪水给弄丑的表情被我看见,我轻轻地拍着尚美那微微颤抖的肩膀,然后用手抬起她的脸。

  「我跟你保证,我再也不会成为那种放任身体来掌握欲望的女人了,就算再怎么舒服,就算再怎么耻辱,就算我被插到不停的高潮,我、我都一定会保持住我的意识,再、再也不会再让你哭了!!!」

  「恩……恩……恩…我…我知道了…我…我相信你说的话…」

  我摸摸尚美的头。

  「那么要再继续吗?」

  「恩…那…那是当然的啰!!!」尚美又再度恢复成以前的元气了。

  「那现在要换我来让你舒服了哦~~」

  我把手伸向尚美那可爱又迷人的小肉芽,接着用手指稍稍的、若即若离的、轻轻的抚摸着尚美的小肉芽,不出多久,尚美的身体开始微微的在颤抖了,但是这次不是因为哭泣而颤抖,而是因为快感而颤抖着,接着,我的手就感受到了尚美娇小的肉穴所流出的汩汩蜜汁,我把头移进尚美的蜜穴口,品尝着尚美的爱液,同时闻着尚美小穴散发出的微弱的香味。

  「啊啊啊啊啊~~不……不要这样啦……我……我还没有洗澡…那…那边肯定很臭吧…哇啊啊~~菜…菜月居然让我如此的蒙羞……恩……恩……不……不行……不要再喝我的淫水了…我…我总觉得…好…好害羞啊!!!」

  「我的全身都被你看光光了,你居然会因为这种小事而害羞,哦!对了!尚美还是处女嘛~~难怪会害羞了。」

  「真是的,净会欺负我,不过真的很谢谢你,为了让我保持着我的处女身而不停地奔波着,还甚至於被男人给硬上,我……我真的觉得…能成为你的女朋友…真的好…好幸福啊,菜月。」

  「这是因为…我还没有放弃要变回男孩子啊,所以呢,不管被射多少次,只要可以变回去的话,这一切不就可以当成没发生过了吗?但是啊,尚美如果被陌生人硬上的话,光是那耻辱的记忆就会让你痛苦不已了,更不用多说身体上的可能会怀孕了,我、我不想看到尚美变成那副样子,所以,我一定会保护你的,等到我变回男人的时候,我、我可以拿走你的处女之身吗?」

  「你~这个笨蛋~你以为我是为了谁才一直保持着处女的啊,你早就已经把我的身心都给夺走了,所以这肯定是可以的嘛~~吼~~你让人家说了什么啊!!!真是害羞啊!!」

  「真是可爱啊~~尚美害羞的表情,让我…让我…已经开始…无法忍耐下去啦!!!!」

  我伸手向尚美的胸部以及乳头进行爱抚,接着另一只手伸向她的私密处,接着按摩着她的小肉芽。

  「呜哇啊啊!!!居、居然两边同时攻击,不、不行啊!!!这、这样我、我会受不了了,身、身体的深处一、一直躁动不已,啊~~意、意识渐渐开始模糊了~~好爽~好爽~~菜月把我的身体搞的好爽啊啊啊!!!我、我快要疯了~~哈、哈、哈,已、已经要、要去了,整、整个人已经爽到要去啦啊啊啊!!!!!」
  尚美的小穴有如水坝泄洪般的喷出大量的淫液,把我的手喷的到处都是,但是我却无视於躺在床上阵阵发抖的尚美,继续把我的手伸进尚美的小穴中。
  「咿咿咿呀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不行啦!!菜、菜月,我、我那边现、现在很敏感啊!!!你这、这样做的话!我、我会疯掉的啦!!!!!」
  「尚美的小穴好湿啊~~真淫荡啊~~~明明都已经去了~~居然还可以加的这么紧,看来尚美是一个好色的女孩子啊~~啊~啊,在班上被大家所崇拜的班长,私底下却是这么色情的女孩子,如果被大家知道的话,肯定会被看轻的吧。」
  「不、不要啊,对、对不起,菜月,不、不要再欺负我了,好不好?我、我真的已经快要不行了~~舒服过头了,已经…不…不行了……」

  (难道说,我……做过头了吗?)

  我连忙把手从尚美的小穴抽出来,然后抬起尚美的上半身,确认她是否平安无事,但是就在此时,尚美猛然睁开眼睛,接着神不知鬼不觉的,我发现我自己就躺在床上,然后尚美的表情变的十分的猥琐,戏谑似的看着我。

  「区区一个菜月,竟然可以把我弄到高潮了,而且还…还可以欺负我,这真是太耻辱了!!我也要让菜月体验一下我刚刚的滋味才行。」

  尚美的手挑逗性的轻抚着我的纤腰,接着嘴巴像是在品尝着蛋糕上的鲜奶油一样的舔着我的敏感的乳头,接下来,另一只手更是不安分的伸进了我的小穴里面,这三种不同的刺激同时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内心感到兴奋不已,不,更应该说我的身体已经在渴望着,渴望着尚美下一步的动作,内心在雀跃着,对於接下来的未知的举动而期待着。

  「啊~~尚美、尚美、尚美、尚美、尚美~~尚美的手好色情啊~~弄、弄得我好、好舒服啊,啊啊啊~~~不行,我、我的胸部很敏感啊~~你这样舔~~我、我会受不了的啦~~拜、拜託,求、求求你,别、别在调戏我的胸部了啦~~」
  「不~~行~~刚刚我也是这样求你了~~但。是。呢?你的反应是什么呢?」
  「对、对不起啦!我、我知道错啦!请、请你原谅我啦!!啊~啊啊!!好、好爽啊!小、小穴好爽啊!!咿咿咿!!乳、乳头!!这、这是什么感觉啊,噢噢噢噢!!!快、快感不停地从乳头传过来,脑、脑子已、已经爽到无法思考啦!!!!
拜、拜託,尚美继、继续啊!!快、快点把我搞疯吧!!我、我已经受不了了,所、所以不要再折磨我了,快让我去吧!!!!」

  这是发自我内心说的话,虽然身体也是想去的不得了,但是我不能让我自己的身体掌握主导权,我一定要想办法用自己的意识去克服这如癡如醉的性爱泥沼才行!

  尚美似乎知道我现在是真的很想要高潮,所以尚美的手也摆动的越来越大力,然后嘴巴也越舔越卖力,甚至还用牙齿大力的咬着我的乳头。

  「啊啊啊啊啊!!!!爽啊!!好爽!!好爽!!好爽!!好爽!!好爽!!好爽!!好爽!!好爽!!好爽!!好爽!!好爽!!好爽!!好爽!!好舒服!!!
继续、继续继续继续继续继续!!!再大力一点!!把我的乳头扯下来也没有关系!!!再往里面一点!!把我的小穴弄坏也没有关系!!让我、让我高潮吧!!!我、我要去了,不行不行不行不行,要、要去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自觉的弓起了自己的腰,无意识的全身都在颤抖着,无法停止的从小穴中冒出的大量的蜜汁,无法思考的脑袋、爽过头的乳头、被快感包覆住的身体,沉醉於刚刚的激烈性爱中的大脑不停重複拨放着刚刚高潮时的画面。

  「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呼…好…好爽啊…原…原来…这就是…女人的高潮啊…跟第一次变成女人时完全不一样……既激烈又长久……我现在…全身都…都还在颤抖着…连…连起身都还做不到…哈啊~~没想到……做……做爱竟然如此的舒服……跟之前比起来……完……完全不一样……一直以来……我都让这么舒服的感觉……从我的手中溜掉…真…真是太遗憾了…哈…哈…哈。」

  「这下你终於知道女人做爱是这么舒服的一件事了吧,毕竟一直以来,你都没有好好的体验过一次嘛~~你只要遇到讨厌的人想要强上你的话,就会放弃思考,完完全全的让你的身体好好的享受着这令人作噁的性爱中,嘛~对男人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但是呢?对於你而言的话,迟早你的意识会崩坏的,变成一个满脑子只会想着做爱的女人,没错,就会变成像松崎老师一样。」

  「欸?松崎老师?我以为你会说是凛学姊呢?」

  「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是须川凛是一个异类,即使被人上了这么多次,但是呢?她还是可以好好地保持自我的理智,至少她在你面前说正事的时候,她也没有边自慰边跟你说吧。」

  (但是那时她在跟我说话的时候,她明明对我说了自己说不定已经疯掉了,难道是尚美误判了吗?)

  「这倒也没错啦,对了现在几点了?」

  「嗯?7点了啊,怎么了吗?」

  「哇啊啊啊!!!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啊!!再不赶快回去会来不及的啦!!」
  我连忙穿上内衣内裤,接着把制服套在自己的身上,再把裙子的拉炼给系上。
  「怎么了吗?」

  「我跟弟弟说好了,今天要一起吃饭的说,所以不好意思啦!今天我就先回家啦~~明天见~~」

  「恩,好吧,打扰你们姊弟的晚餐些许是有点不解风情了,掰掰啦~~」
  离开了爱情旅馆的我,急急忙忙地跑回学校。

  「真是的,你好慢啊~~~我都等得不耐烦了。」

  今天晚上我与须川凛有约,不,应该说是在离开动漫社社办的前一刻,须川凛悄悄声的跟我说,叫我晚上7点在之前的地方等她。

  「对不起啦!刚刚在跟尚美…嘛…就是在做那档事啊。」

  「感情依旧如此的好呢!先不说这个了,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你之前有跟问我嘛,问我到底是从哪一家妓院出来的,那时我记得跟你说,等时机到了我就会跟你说。」

  「对,是有这么一回事,我已经跟尚美约好了,一定要变回男人!」

  「谑谑~~~表情变的很坚定嘛!!现在时机已经到了,我就跟你说吧,就在我们学校不远处的地方,有一家叫做」如梦似幻「的小酒吧,你只要跟里面的master讲说jail的话,他就会介绍你里面的小房间,之后呢,你就去找一个叫」妈妈桑「的人,详细的情况你就在听他慢慢说吧,先说好,这可是唯一一个让你可以变回去的唯一的线索了,你要好好的在那边工作,即使是被噁心的人抚摸身体也没有表现出害怕、恐惧、惊慌的表情。」

  「但是为什么你会说现在时机已经到了呢?」

  「因为你会被停学。」

  「欸?」

  「因为你会被停学。」

  「不、我的意思是指为什么你会知道我会被停学呢?」

  「喂喂喂,你都在动漫社社办做爱了耶,还被直播到网路上了耶,你以为你不会被停学处分吗?」

  「那凛学姊不是也会被停学吗?」

  「我又没关系,只不过是被停学而已,又不是被退学,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再说了,这样刚刚好,我可以尽情地找人援交啦,最近的手头有点紧啊。」
  「怎么这样啊,你还想在学校跟尚美好好的聊天,一起上厕所,一乞讨混作业,还有一起在学校里面做色色的事。」

  「你就想成这是为了让你早一点变回去的一点小小的牺牲吧。」

  「恩~~~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喔、对了,你最好现在就去会比较好。」

  「为什么呢?」

  「因为现在应该是我的后辈当班的时候吧,他的名字叫做森宫唯,现在应是那一家的当红招牌吧,你去找他,叫他好好的指导你,这样的话,你会更快得到你想要的情报的,从男人那里。」

  「森宫……唯吗?」

  「恩,他的技术可是我一把手给教会的,所以他肯定会教会你应该要懂得技术的,那些如何取悦男人的技术的。」

  我吞了口口水,想着刚刚对尚美所说的誓言,接着在自己的心中默默的下定了决心,我昂首阔步的向前方走去,目标是那个名叫如梦似幻的小酒吧。

  「呵呵呵~~加油吧,我令人怜爱的小菜月哦~~希望你可以在那个淫狱中好好地存活下来啊~~~」

  看着我离开的凛学姊,嘴巴不知道说着些什么,然后就悠悠地离开了学校了。
  跟我分别了之后,须川凛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有一个人从转角处的暗处走了出来。

  「呦~~就知道你会在这里埋伏我。」须川凛不以为意的笑着。

  「……」身分不明的人闭着嘴不出说,但是似乎发现对方的样子而感到意外。
  「怎么什么话都不说呢?难道说你怕你的身分被暴露吗?」

  须川凛一步一步的向来路不明的人走去。

  此时来路不明的人从身后拿出了一把太刀,但是他并未採取接下来的动作,很显然的他心里头仍然十分的犹豫。

  「喂喂喂~都亮出凶器了,怎么还不敢下手呢?难道说你还怕动手杀人这件事吗?明明都已经杀了不少人了,就跟我一样,不是吗?前。辈~~~?」
  「你说的……前辈,指的是……同一所学校毕业的前辈呢?还是说同是被性转的经验者的前辈呢?」

  这时,刺客已经把套在头上的遮雨帽给脱了下来,露出他那成熟女性的面貌。
  「果然是你!小百合前。辈~~」

  「你怎么知道会是我呢?」

  「有很多地方都可以推测出是你,首先就是你曾经跟我说过你现在在服侍的人是在这所学校的大小姐,接着是我把尚美的菜月小姐给抢走这件事令他十分的不满,最后让我确信的是当你见到我的时候,你显得非常的犹豫,彷彿像是见到熟人的样子。」

  「居然可以从这么多地方推测出来,但是你怎么知道我跟你一样也是被性转的人呢?」

  「喂喂喂~~你以为我当了几年的女人了啊~~这种小事不用问也知道吧,况且你当女人的时间也比我长,别开我玩笑了!不是用鼻子闻就知道了吗?」
  「用、用鼻子闻?!」

  「不会吧,你是真的不知道吗?真心…没有在跟我开玩笑吗?」

  「当然没有,我根本不知道用鼻子闻就可分辨哪一些是被性转的哪一些是真的女人啊!」

  须川凛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一副不相信这是会从当女人的时间比他还长的人所说的话。

  (等等,难道说?被打的药物不同,所产生的副作用也不一样吗?)凛在心中默默地想着。

  「这……这样说起来的话……难…难道大小姐是…?不、不可能,大小姐绝对不会是这种人的!一、一定是你在说谎!真、真不敢相信,我、我还曾经把你当成朋友的说,你、你居然敢骗我,不、不可饶恕,我、我一定要宰了你!」
  村上小姐握紧手中的刀子,接着往须川凛的方向砍了过去。

  「喂喂喂!别这么冲动嘛,我只是说有这个可能性而已啊,我也没说是真的,再说了,宫崎学妹身上可没有发出这种味道哦~~所以说呢~~他是货真价实的女人。」

  须川凛微微侧身躲过了村上小姐的攻击,在他的身旁一直对她说着。

  「即使如此…大小姐的命令是绝对的,所、所以,即使你现在说的是真的,也不能够免除你即将被我杀掉的事实!!」

  「是吗?那这样就没办法了,实在是太遗憾了,我以为我们之间是可以相互理解的……」

  「看来你已经做好觉悟了吧,那么,我会不让你感受到痛苦的死去的,受死吧!!!!!」

  村上小姐高举着刀子,接着一瞬间,刀挥落,只听见「锵」的清脆一声,刀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地板上。

  「?!!!!」村上小姐抬起了头,看着在与他有一段距离的须川凛,他的手上拿着一支手机。

  「是啊,真的是很可惜啊,因为你接下来,即将面临会被人轮奸的下场。」
  「什!!!!????」村上小姐此时才发现,周围冒出了许多的陌生男子,这群人露出了一脸下流的表情盯着村上小姐那丰满诱人的胴体。

  「早在刚刚我在跟你聊天的时候,我就已经偷偷的联系我的熟人,叫他们把他们的好朋友给带过来,我这边可是可以为他们准备生龙活虎且又标緻的处女呢!然后呢?过了没多久就变成现在的处境了,嘛~说实在的,我也没料到会有这么多人来就是了,总之,你就好好加油吧,为了不要让这群色鬼给侵犯好好的加油吧。」

  说完,须川凛就离开了,只留下一堆又一堆的色狼以及村上小百合。

  「可……可恶啊!!!!!!你、你给我记住了,我一定会去找你算帐的,须川凛!!!!!!!!!!」

  村上小姐的怒吼声响彻在寂静的夜晚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