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末日中的母子】(22)【作者:林少暴君】
【末日中的母子】(22)【作者:林少暴君】
字数:80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二章、特殊的休息时间(中)

  老实说,这十几天的时间里我和妈妈已经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是像现在这样奇怪的还是头一次。

  妈妈她整个身体都贴了上来,充满了女性气息的体香真是让人兴奋。

  而且最要紧的是,妈妈她的一只纤纤玉手正握着我的肉棒,上下不停地撸动套弄。

  白嫩的玉手就好像是美玉雕琢而成的,温软的掌心仿佛是丝绸化作的。我的肉棒被妈妈这么舒服的手给掌握住,仅仅只是稍微撸了几下,就让我性欲高涨。
  「唔…妈妈…」我也伸出手来,搂住了妈妈的腰。

  正当我准备把另一只手按在妈妈的胸脯上,好好地把玩那对丰满大奶的时候,忽然想起房间里还有一个正在旁观的人。

  大姨就站在床边上,目睹我和妈妈做着超越了母子关系的乱伦行为。

  如果房间里只有我和妈妈两个人那还好说,可是现在却有大姨在场…这…实在是让我没办法接受。

  「妈妈…大姨还在看呢…」我红着脸,对妈妈小声地说。

  妈妈停下了动作,瞥了一眼大姨。从妈妈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她也和我一样不能接受有大姨在旁边看着。

  「姐…差不多可以了吧…」妈妈羞红了脸,低声问。

  大姨也因为亲眼目睹自己的妹妹做这种乱伦之事,而羞红了脸。

  所以,现在这个房间出现了有趣的一幕——我、妈妈、大姨三人的脸上都纷纷泛起了红晕。一个比一个害羞。

  更何况,大姨可是一个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的人,直到在阳台上把我给逆推之前都还是个老处女。

  现在,大姨看着妈妈用手给我撸着肉棒,这种色情影片里的一幕真实地在自己面前上演,而且其中的角色还是自己的亲妹妹和她生下来的孩子。此等刺激的一幕真是让她心跳加快,呼吸加粗。

  别看大姨脸上保持着镇定,但实际上,她那丰满胸脯下的心脏可是跳个不停呢。

  「小情,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一定要和小君做一次完整的性交才行…只有这样…我才能进行一次详细的记录。」大姨说着,除了脸上那无法掩饰的红晕之外,看不出任何紧张的样子。手上的笔和记事本拿的稳稳的,也没有颤抖的样子。
  我和妈妈对视了一眼,虽然我们母子二人都不能接受在做爱的时候有旁人看着,更何况还是大姨…

  可是,如果大姨真的能够在我和妈妈的身上发现什么C3病毒的细节,从而加大我们在末日中活下去的几率的话,这都不算什么了。

  「好吧…我知道了…」妈妈脸红的就好像是苹果一样。她一把将我的裤子扯到了膝盖处,然后重新握住我勃起的肉棒,再次撸动了起来。

  「小君…你要是害羞的话…就把眼睛闭上吧…让妈妈来做…」妈妈考虑到我是个脸皮薄的小孩子,贴心地说。

  既然妈妈都这么说了,我就老老实实地闭上了眼睛。

  这时,我忽然想起了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

  虽然闭上眼睛不能够改变大姨依然站在旁边看着我和妈妈的事实,但最起码我看不见大姨了,或多或少让我好受了一些。

  而且…

  在做这种事的时候,闭着眼睛完全让妈妈主导着…真是有种特殊的感觉…
  妈妈的手完全握住我坚硬的肉棒,时而温柔细心,时而频繁急快;洁白软嫩得就像是剥了皮的葱的十根手指,灵活地缠绕在我的肉棒上,并且不停地挤压着。
  「小君,别紧张…放轻松点…这都是…都是为了大姨的研究…」妈妈一边用手撸着我的肉棒,一边安抚着我的情绪。可是,她自己的语气都透露着紧张。
  「姐…现在行了吧?」

  妈妈轻轻地说了一声,是对大姨说的。

  因为我闭着眼睛,所以看不见大姨的反应,只是听见大姨轻轻地回了一声:「嗯…开始吧…你们平时怎么做…现在就怎么做…」

  妈妈沉默了一会儿,深吸了一口气,说了声好吧。

  然后妈妈让我躺在床上,柔声说:「宝贝…小君…躺下来吧…让妈妈在上面…」

  这并不是我和妈妈第一次做了,但因为有大姨在一旁观看的原因,我却像是初次体验一样,显得扭扭捏捏的。

  我慢吞吞地躺在床上之后,妈妈把我的裤子和内裤全都脱了下来扔在床上;然后又传来了妈妈她脱衣服的声音。

  「姐…我…我要做了…」妈妈的声音微微颤抖,满含羞涩地对大姨说。
  这时的妈妈就像是一个畏首畏尾的学生一样,一举一动都要向老师打个报告才敢进行下去。

  「嗯…开始吧…」大姨的声音听起来和刚才一样,听不出有什么情绪波动。
  只是…大姨那粗重的呼吸声一点都没有缓和下来。

  虽然我闭着眼睛,但我却能够感觉得到妈妈一定是露出了少女般娇羞的表情,轻轻咬着红润的嘴唇,然后才翻身骑在我的身上。

  妈妈的身体原本就很诱人…更何况又经过了病毒的强化…以及这么多天以来我的精液的滋润,她的身材可以说是达到了一个完美的程度。

  当妈妈光溜溜的臀部骑在我的身上时,我意识到,妈妈应该已经脱得全裸了。
  妈妈小心翼翼地坐在我小小的肚子上,生怕把我给压坏了,虽然她的体型和肥胖完全挨不着边,可再怎么说也是一个三十岁的成熟女性。

  而我,只是一个十二岁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

  虽然我没有睁开眼睛,但只靠脑补就可以得知,现在的画面肯定像极了一头漂亮的母老虎把一只小猫给压在身下一般。

  正当我以为妈妈会有进一步的动作时,忽然感觉到骑在我身上的妈妈有些慌张地扭了扭腰,然后说了一句:「姐…你…你别靠这么近啊…」

  什…什么意思?大姨靠过来了吗?

  虽然我害羞得不行,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还是睁开眼看了看。

  果然!大姨真的靠过来了!

  她紧紧地抓着纸和笔,侧坐在床边上。大姨充满了兴奋的眼神在妈妈的身体上四处游走,来回转动,丝毫没有掩饰;目光在妈妈裸露的身体上如同梳子一般扫过,几乎要把每一寸肌肤都看个够为止。

  大姨她…真的是为了研究C3病毒吗?

  我不禁产生了疑问,因为大姨这幅兴奋的表情,怎么也无法和「科学研究」这四个字搭上关系。

  大姨克制住自己的声音,让自己听起来不要过于兴奋:「小情,你赶快开始吧,不要管我。」

  「可是…姐…你太近了…」妈妈看着大姨,两人之间的距离只要伸伸手就能碰到对方。

  「只有靠近了我才能观察的仔细啊!」大姨一副理所应当的口气。

  天呐…大姨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她之前可是给人一种温和沉稳的印象,怎么现在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妈妈还想说些什么,可还没来得及开口,接下来就发生了令我们母子二人猝不及防的一幕。

  大姨好像是嫌妈妈的动作太慢了,直接把笔和纸放在旁边,朝着妈妈扑了过来。

  「啊!姐…你这是…」妈妈惊呼一声,被大姨给紧紧地抱住了。

  「慢吞吞地…让姐姐来帮帮你吧。」大姨说着,从背后紧贴着妈妈,一只手抱住我妈妈的柔软腰肢,然后向上一提,妈妈的身体就这样被提了起来,坐在我身上的屁股自然也抬起来了。

  「呀!姐…你…你怎么忽然…」妈妈意识到不对劲,想要转过头去看看自己的姐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可是大姨没有给妈妈机会,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双手齐上,把我妈妈像是抱小孩子一样给抱了起来。

  「姐…你…你干什么呢!」妈妈被大姨突然从背后抱起来,害怕到不至于,惊讶却一点都不少。

  「嘘…别这么大声…不要把玉轩给吵醒了…」大姨凑到妈妈的耳边,轻轻地说道。紧接着又补了一句:「我可都是…为了研究啊…」

  「可是…大姐你…你没必要把我抱着吧…」妈妈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大姨的怀抱。

  「别乱动…我的乖妹妹…你那慢吞吞的动作…等你和小君做完…要等到什么时候?姐姐只好帮你了…」大姨说着,换了一下姿势;双手从妈妈的腿下穿过将其整个人抱起来,然后把妈妈的双腿大大地向两边分开,将她的阴户完全暴露给我——这个姿势就和大人抱小孩子撒尿一样。

  我躺在床上,这一幕看得我目瞪口呆。我还是头一次看见妈妈被人摆出这种姿势!因为我体型很小的原因,所以我不可能抱着妈妈让她做出这种姿势的,但大姨是个成年人,她做到了!

  不过,比起这个,应该关注的点是大姨才对!她怎么忽然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刚才不还是好好的吗?

  我没想明白为什么,大姨就已经抱着M字开腿的妈妈,将我妈妈的小穴对准了我勃起挺直的鸡巴,缓缓地放下来。

  「唔…等等啊…大姐…别这样…」妈妈看着自己的小穴马上就要碰到我的鸡巴了,急忙忙地喊道。

  「嗯…怎么了?你不是都和小君做过了吗?」大姨根本没有理会妈妈的叫喊,继续抱着妈妈的身体,让妈妈保持着一个羞耻的姿势,一点点的放下来。

  「可是…被大姐你抱着…不行了…太羞人了…」妈妈说着,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不敢看我。

  这下子,妈妈就像刚刚的我一样,闭着眼睛不敢看人。如同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

  可是,不管如何逃避,事实是无法阻挡的。

  大姨抱着妈妈的身体一点点的往下放,当我的龟头和妈妈的阴唇接触到时,大姨露出了一个愉悦的微笑。

  然后,用力地把妈妈的身体往下一按。

  「唔——啊啊啊啊~ 」妈妈先是发出沉闷的一声闷哼,继而转为了压抑而又悠长的呻吟。

  「啊……没错,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大姨的表情看起来非常享受。
  「唔…呼…」我长长地吸了口气,看着我那已经完全被小穴纳入的鸡巴——不,已经完全看不到了。妈妈那软嫩窄紧的美妙小穴直接把我的鸡巴连根吞掉,我现在往自己的下体看去,除了妈妈下体那黑色的阴毛之外,完全看不到我自己的鸡巴。

  「肥燕子,感觉怎么样?」大姨在妈妈的身后紧紧抱着她的身体,一只手还抓着我妈妈的一颗肥嫩浑圆的大奶子,在妈妈的耳边轻轻问道。

  「姐…别再这样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妈妈头一次被人这样捉弄,而且还是自己的亲姐姐,哪里受得了啊,脸上露出了小女孩儿一般的娇羞。

  「我可都是为了研究C3病毒!快!快点告诉我,你现在的感觉怎么样!」大姨根本不给妈妈多余的时间,简直是故意要妈妈难堪一样。

  大姨这么一说,妈妈也不好闭口不答,只好咬着牙,红着脸回答道:「感觉…好…好舒服…下面…好涨…身体…好热…」

  「哦…呵呵呵呵…这就对了嘛…」大姨听了之后,呵呵轻笑了一声,总算是没有再继续追问。不过,大姨又转头看向了我,问:「小君,你呢?你有什么感觉?」

  我没想到大姨居然会问我。我现在能有什么感觉?妈妈的肉穴这么的极品,一身的媚肉堪称完美,我当然是除了爽之外只剩下爽了!

  「感觉…非常舒服…」我随口答道。

  大姨迅速地放开妈妈,拿起笔和记事本,在上面飞快地记录下了刚才的那些话。

  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写完之后,大姨又对妈妈说:「快!快点!开始和小君做吧!别再浪费时间了!」

  出乎意料的是,妈妈这一次没有扭扭捏捏,而是忍着娇羞点头说道:「知道了…我…我这就做…」

  然后,妈妈扭动着纤细的腰肢,用力地在我身上挺动了起来;肥大的臀部在我的胯间来回碾磨,爽妙无比的肉穴套住我的鸡巴不停地吞吐。

  「啊…哈…妈妈…你怎么突然…」我想不明白,刚刚还羞涩不已恨不得把脸蒙起来的妈妈,怎么就突然放得开了?

  不过,我的鸡巴却也因此享受到了极度的快感。不得不说妈妈的肉穴真是极品啊,即使是肏了那么多次,享受过了这么多回,每次交媾淫合都能够给我一种如同初尝禁果般的绝佳体验。

  正在我整个人沉浸其中时,妈妈拉着我的双手,抱着我的头,让我把脸埋进了她的胸口上。

  我以为妈妈是要我舔她的奶子,于是就张嘴咬住了一粒粉嫩的乳头,熟练而又兴奋地吸允着。

  虽然还有大姨在一旁观看,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鸡巴实在是太舒服了。
  妈妈抱着我的身体,骑在我身上不停地扭着腰肢,这么柔软的细腰,这么大的扭动幅度,真是让人担心会不会把腰给扭断。

  就在我享受着快感的时候,忽然听见妈妈在我耳边悄悄地说:「小君…你大姨她…好像…不对劲…」

  大姨不对劲?我当然是注意到了,我又不是傻子。但大姨只是显得情绪激动了一点而已,所以我也没有太在意,反倒是因为大姨在旁边看着我和妈妈做爱而让我更加紧张。

  我刚想说些什么,妈妈就用手按着我的头,让我的脸完全埋在她的乳肉里。
  我又听见妈妈在我耳边悄悄地说:「小君…要是…嗯…待会儿…你大姨她…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你就…赶紧躲在妈妈身后…」

  什么…

  不是吧…

  有那么严重吗?大姨只不过是看起来情绪兴奋了一点而已,不至于让我躲起来吧?

  妈妈对我悄悄地说完之后,再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像一个饥渴的荡妇一样,尽情地在我身上摇摆着纤纤细腰。

  「没错…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大姨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和妈妈紧紧结合着的私处,似乎是要将每一次抽送都记下来一般。

  因为妈妈刚才悄悄对我说的那些话的原因,我趁着大姨没有注意到我的时候,偷偷地看了看她。

  大姨的脸红彤彤的,应该是因为亲眼目睹一对母子在自己的面前进行着乱伦淫行的原因吧;手上的笔时不时地在笔记本上迅速落下几笔,也不知道究竟写下了怎样的记录。

  慢着…

  大姨的眼睛…好像有点奇怪啊…

  她的眼睛…居然有着一种妖异的红色…如果不仔细看的话,会很容易被忽视掉。

  这个时候,我忽然担心了起来,该不会大姨体内的丧尸病毒还没有完全被清理掉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麻烦了!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大姨忽然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和衬衫,因为没有穿内衣的原因,脱掉衬衫之后直接露出了赤裸的上半身。

  「姐…你…你这是?」妈妈看着完全违反常态的大姨,停下了一直扭动的腰肢,担心地问。

  大姨仿佛是喝醉了酒一样,满脸通红,甩着身上的两颗豪乳,从床上爬了过来,对我和妈妈说道:「啊…当然是为了研究啊…刚刚一直在旁边看着…不如…我自己也来试试吧…」

  我咕噜咽了一下口水,大姨的意思是…让我和妈妈还有她一起3P吗?如果真的是这样…

  好像…

  大姨这种异常的状况,对我而言并不是很糟啊…

  正当我这样以为的时候,大姨忽然保住了我妈妈的身体;一只手攀上了妈妈高耸的乳峰,手指紧紧地掐着乳肉;另一只手搂着妈妈的纤纤细腰,如同对我宣告所有权一般。

  「妈妈!这…大姨她…」我惊讶地看着大姨,妈妈也是一脸的意外。

  「姐…等一下…」妈妈想要说些什么,但下一秒,她的嘴唇就被大姨给堵住了。

  「唔!!」妈妈瞪大了眼睛,看着将自己强吻的亲生姐姐。

  两位极品绝艳的美熟女、两具完美无瑕的雪白躯体、正在我的面前紧贴纠缠着;其中一位甚至还骑在我的身上,湿润的小穴完全裹住了我的肉棒。

  「妈妈…你…大姨…」

  被妈妈骑在身下的我看着这一幕,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涌起之前那般生气的情绪,反而是让我感觉更加兴奋,体内的情欲被完完全全的引爆!

  「唔…滋滋滋…吧唧…吧唧…」大姨红润的嘴唇如同热情的爱人,与我妈妈的柔软香唇触碰了之后就再也不肯分开;大姨仿佛化身为了一个失控的女色魔,湿润滑腻的舌头伸进我妈妈的口中,挑逗拨动着妈妈的软舌。

  两人的舌头在我面前纠缠、摩擦、缠绕着;妈妈和大姨的口水在我眼前互相混合在一起,并且从两人接吻的缝隙中一点点滴落下来。

  「啊…妈妈…」我看着这一幕,欣赏着自己那天生尤物娇艳妩媚的美母和成熟丰腴华美不凡的大姨热吻的画面。

  她们两个人当中,随便一个人出现在别人面前,就能够将秀色可餐这四个字的含义阐释出来,更何况是两个人一起呢?

  而且,她们还以一个淫靡下流的方式激吻着。

  更准确地说,是我大姨单方面的强吻。

  亲眼目睹着简直应该被保存下来,并被列为最能勾起情欲的一幕,我根本不可能克制得住。

  至于大姨的异常?二姨还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息?

  全都去他的吧!我现在满脑子都被纯粹的欲望给填满了!

  我双手抓着妈妈向两边分开的大腿,传来了光滑而又熟悉的手感;我的十根手指抓住妈妈大腿上的丰腴美肉,尽情地掐了一把,如同羊脂般美妙的手感让我更加兴奋。

  紧接着,没有任何的迟疑,我用力地向上挺着自己幼小但有力的腰杆。
  「唔!呜呜呜呜!」妈妈正被大姨强吻着,雪白的大奶子也被她给搓揉着,身为女性最娇嫩的小穴也因为我用力地向上挺腰,使得鸡巴在里面狠狠地捣了一下。

  嘴唇、乳房、小穴这敏感的三处被我和大姨一起进攻,妈妈完全招架不住,脑子彻底地混乱了。

  「等等…呜呜…大姐…小君…你们两个怎么都…」妈妈想要推开大姨,但却被大姨更加用力地抱住了。

  「啊…肥燕子…你的胸…真是又软又大…嗯…咕兹咕兹…」大姨喘着粗气,从嘴里说出不像是她这种人能说出来的粗秽之语;她的一只手更是用下流的手法抓着我妈妈的大奶子,不停地搓揉捏掐着。

  然而,妈妈所承受的远远不止这些。在她身下,我这个任性的小孩子,不停地向上拱着自己年幼细小的腰杆。

  「啊啊啊…」妈妈的小穴受到鸡巴的冲刺撞击,胸部又受到了大姨的接连掐揉;双重刺激之下,已经让她无法克制住自己,发出了忍耐而又愉悦的呻吟。
  我看着骑在我身上浑身赤裸的妈妈,尤其是那对正在被另一只玉手搓揉的巨乳,还有自己那已经被肉穴完全吞掉的鸡巴,这一切的一切都在给我的欲火添柴加油。

  从鼻腔里喷出一股热气,我双手从妈妈的大腿上挪开,然后从左右两边抓住了妈妈纤柔的软腰。紧接着,我摇动妈妈的身体,使她在我的身上不停摇晃。
  「咕兹咕兹…咕叽咕叽…咕唧…滋滋滋…唧唧唧…」随着妈妈娇躯的晃动,她那牢牢将我肉棒吸住的肉穴也跟着扭动、收缩、蠕动了起来。嫩屄里有着皱褶的媚肉热情地在鸡巴上挤压、摩擦;小穴里分泌出来的淫水更是让这一切变得顺利而又淫靡。

  「嗯…嗯…啊…啊哈…不…不要啊…怎么…小君…为什么…宝贝儿子…也…也和我…姐姐一样…变得奇怪了…呜呜…别这样…两个人一起…天呐…我…我受不了啊…」

  妈妈的呻吟声里已经有了微弱的哭腔,因为她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自己的大姐苏锦云会突然变得这么奇怪?难道是C3病毒还有什么未知的副作用吗?
  而且她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自己的乖儿子会突然变得这么亢奋,为什么会突然激烈地肏着妈妈的小穴?

  房间里,三个人;我和大姨都忽然变成了满脑子肉欲的野兽,尽情地蹂躏妈妈这个可怜无辜的羔羊。

  而且,真正的好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