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金庸群侠之风流段二】(01-02)【作者:北斗星司】
【金庸群侠之风流段二】(01-02)【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13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01章、金庸群侠,大理段二

  「我他妈现在是在哪里呀?我怎么了啊?」王强这个时候摸着自己的脑袋,感觉到自己似乎睡了一个很长的觉一样,心里面是混沌不已,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样了。

  王强是一个来自21世纪的一个普通白领,虽然说是普通白领,可是好歹也是有一个京城户口,外加在京城有一套房子,在京城的一家外企工作,所以说,虽然说家里不是特别有钱,可是也算个有志青年,而他同时也是好色的,到了30多岁都还不结婚,就是为了享受单身生活,白天在单位工作,晚上就喜欢出去泡妞,过的日子也是非常不错的。

  就在这天晚上的时候,王强在一家五星级酒店操完了一个大奶妓女以后,然后就在酒店里面住宿睡觉觉,可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到醒过来的时候,此时的王强却发现,自己居然已经不在酒店里面,而是身处在一个十分奇怪的地方。
  这是一套看起来像是古装电视剧里面的古代房间的屋子,而四周的装饰当然是非常的豪华,王强虽然是在北京居住,当然是去过故宫的,可是故宫里面那些宫殿,虽然说也是十分大气豪华,可是那种装饰,却绝对不如现在这间房子装修的更有古典味儿,真的可以说是栩栩如生,令人陶醉。

  「妈的,难道昨天晚上我喝多了,一个人跑到了北京的某个古装片场,不会这么厉害吧?!」王强的心里面多了一句,准确坐起身来,却忽然发现了不对,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脑子里忽然一下子冒出了很多的记忆。

  这些记忆在一瞬间,就被王强给吸收了,不过已经让他头脑有些疼痛,而随即的王强却发现了一件很让他惊奇的事情。

  「我操?穿越了?!」这个时候的王强一下子惊呆了,因为根据脑子里面的那些记忆来看,那就是天龙八部里面的段正淳的记忆,包括这个人在大理的各种各样的信息,还有以前那些女人的情况,还有所学的武功等等,无不都栩栩如生的出现在这个时候的王强脑海当中,而王强前世也很喜欢看穿越小说,这个时候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该不会穿越了吧,而且还穿越成段正淳?

  想到这里的时候,王强想也不想,就赶紧下床,一下子跑到桌前铜镜边上,往里面一照,发现自己的长相已经变成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国字脸,相貌俊雅,颇为不凡,而在记忆里,这就是段正淳的脸

  「操,还真是段正淳啊?我去!」这个时候的王强,心里面一阵骂娘,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他妈的居然还会穿越成段正淳?这天底下还有这么奇怪的事情吗?自己不过是在酒店里面玩了一个女人,怎么就穿越了呢?

  不过随即,王强心里却是大喜,因为他可是知道,段正淳可是金庸小说里面最为风流的一个男人,身边是美女如云,自己如今?穿越成段正淳,那还不好吗?
  可以在这个世界好好的玩玩那些美貌的女人啦,这是多么爽的一件事情啊!
  记得在原著段正淳这个家伙可以说是玩儿进了无数的女人,一个人创造了整部天龙八部,不可谓不牛逼,不可谓不厉害,让人觉得简直难以相信啊!

  萧峰的女人阿朱,还有那个阿紫,以及天龙八部的第一美女王语嫣,以及木婉清,钟灵这几个美女,都是段正淳的女儿,而这些女儿,撑起了整部天龙八部起码一大半的感情线,除了虚竹之外,其余两大男主角,萧峰和,段誉,无不在段正淳的女儿的美貌之下,神魂颠倒,感情沦陷。

  而与此同时,这是因为段正淳辜负了马夫人康敏,所以这才导致了马夫人康敏,嫁给了马大元,而之后又遇到了萧峰,结果就是,萧峰因为得罪了马夫人康敏,所以被逼上梁山,契丹人的身份被揭穿,从此以后走上一条不归路。

  而同时也正是因为,段正淳的出轨,导致了段延庆终于在刀白凤观音坐莲的护佑下,存活下来,同时还生下了一个儿子段誉,成为了天龙八部的三大男主角之一。

  可以说段正淳的出现,影响了整个北宋年间的武林格局,不可谓不牛逼。
  而这个时候的段正淳,穿越成了段正淳,自然是要好好的爽快一番,在这个世界,活得比原来的段正淳更精彩,绝对不能让原来的段正淳的悲剧,降临在自己身上了。

  这个时候吸收完所有记忆的王强,立刻就明白了,自己如今是在自己的王府里面,如今自己正在睡觉,这个时候的天色已经大亮了,昨天晚上由于段正淳处理政事,休息得比较晚,所以这个时候醒来的也是比较晚的。

  王府虽然很大,可是在这里一般都没有什么侍女,一般都是太监伺候段正淳,不为其他的,主要是锻炼成这个人比较好色,如果有侍女在身边的话,定然管不住自己,而这个是说自己的妻子刀白凤和自己分居很多年了,段正淳为了不再刺激自己的妻子,所以在身边一律不用侍女,而是只用太监,而这个时候段正淳觉的时候不喜欢的有太监在这里伺候,所以所有的太监都是退出他的寝宫的。
  如今已经成为了段正淳了,那自然是要好好的爽一爽,所以王强也就很心安里得的接受了自己身份,从此以后他就是段正淳,而不是王强了,反正他穿越小说看的很多,金庸大师的天龙八部更是看过很多遍了,拥有先知的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想来怎么混,都不会吃亏的,王强相信,自己绝对会改变那悲剧的命运的,哈哈哈……

  而这个时候,段正淳身上没穿衣服,所以此时找衣服穿上,那自然是有必要的。

  段正淳的衣服就放在这间房间里面的桌子上,本来一般,王爷如果要起床穿衣的话,都是需要太监来服侍的,只不过这个时候的段正淳,已经不再是那个王爷段正淳,而是一个现代人穿越过来的,第一,很不喜欢那些被阉割过的太监,不想让哪些人触碰自己身体,第二也是觉得没有必要,自己有手有脚,可以自己穿衣服,实在没有必要让那些阴阳人来服侍自己。

  很快就穿戴整齐的段正淳,这就走出了这个时候自己的寝宫。

  段正淳称为大理的镇南王,他的王府当然是非常的豪华,虽然说不能够和中原那些极度奢靡的贵族相比,可是也已经让这个时候的段正淳,大开眼界了,这样的房子在未来可是很少有机会可以见到的。

  早餐的时候,作为王爷,吃的当然也是非常的精致,非常的奢靡,早餐一共16个菜,虽然都是一些清粥小菜,馒头花卷之类的早上吃的玩意儿,可是每一样都做得是非常的精致,色香味俱全,段正淳见了之后,心里面犯嘀咕,这样的一桌,就是放在后世,当一餐晚宴,估计都没有什么问题,看起来作为王爷,的确很有享受啊。

  而段正淳这个时候,也没有在介意什么,直接要享受一下作为王爷的奢靡,所以就在太监的服侍下,吃完了一顿早餐。

  而等到吃完早餐之后,此时的段正淳,也开始思量起了自己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了。

  因为这个时候的这个世界,可跟自己记忆里的天龙八部不一样。

  这个世界并无大宋,而只有大明,大明皇帝是朱元璋,靖康之耻也有发生,而此时在南方则是南明而非南宋了,建都金陵。

  如今的北方已经被蒙古人统治了,大汗是窝阔台,而如今襄阳那边则是由郭靖黄蓉在守护。

  另外,如今的北方的中原政府其实是满清,女真爱新觉罗家族建立的政权,建都北京,皇帝为康熙,而之所以是这样,是因为二十年前,蒙古灭掉了完颜氏的金国以后,扶持了辽东的清国的皇太极的后金入主中原,建立清朝,而蒙古则是实际控制清朝,同时依靠清朝打南宋,一直过了二十年。

  如今,到了开庆元年,世界格局变成了世界格局变成了俄罗斯、大明、清国、蒙古、草原上的辽国契丹人(蒙古人的盟友)、西夏国、大理国和吐蕃国的格局江湖格局也是多彩多样的,正派江湖以全真教、少林(分南北少林)、武当、峨眉、崆峒、青城、昆仑、五岳剑派和丐帮执掌,邪派则是以明教势力最大。
  全真掌教为李志常,北少林方丈为玄慈,南少林方丈为方证,武当掌门张三丰,峨眉灭绝师太,青城余沧海,五岳剑派中,除了华山派,其余四派不变,而华山派则分为三派,分别是剑宗、气宗和隐宗,剑宗掌门如今是鲜于通,气宗岳不群,隐宗为八面威风穆人清。

  丐帮如今也是分裂的,分为南派丐帮和北派丐帮,南派主要在大宋活动,北派则是在北方的满清地盘,南派帮主是萧峰,北派为黄蓉。

  明教教主三十多年前是阳顶天,副教主是他的师弟任我行,光明左使是杨逍,光明右使是范遥,教中高手还有向问天,十大长老,四大法王等。

  而三十多年前,阳顶天去世,任我行接掌教主之位,但是殷天正,杨逍等均是不服任我行,于是杨逍范遥和殷天正等脱离明教,任我行将明教改组为日月神教,从光明顶迁都黑木崖,之后扶持东方不败做光明左使,向问天为右使,而现在则是东方不败做了教主。

  另外,如今的各国皇帝则是,大清为康熙皇帝,蒙古为蒙哥,大理皇帝是一灯的侄孙段正明,也就是自己的哥哥,大宋为宋理宗,西夏为西夏皇帝李谅祚,辽国耶律洪基。

  可以说,这是一个金庸武侠的混合世界……

  可以说,段正淳对于这样的世界很开心,因为金庸小说的美女如今都在这里,自己正好可以好好玩玩儿。

  而这个时候自己的儿子段誉还没有出走,应该是自己还没有逼着段誉去学武功,所以段誉在这个时候,还并没有离家出走,也就是说天龙八部的剧情,还没有开始。

  想到这里的时候,段正淳也不尽松了一口气,因为只要剧情还没有开始的话,那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而他的这个世界上主要的威胁和敌人,就是那个万劫谷谷主钟万仇,因为他的老婆也是自己,或者说是那个真正的段正淳的女人,情妇,那个老家伙就是害怕,段正淳来,把他老婆给抢走,所以就邀几个四大恶人来对付段正淳。

  而对自己威胁最大的,自然就是,四大恶人之首的,恶贯满盈段延庆,这个才是最可怕的,因为论武功,钟万仇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段延庆就不一样了,他的武功不在段正明之下,直接在自己之上,如果和自己为难动手的话,自己可绝对不是敌手!

  所以这个时候,如何提升自己的功力,就成了首要要做的事情了,因此段正淳决定,先要把自己的功力提升起来,然后再做其他的事情!

  而要哪里?提升功力,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接触逍遥派的武学了,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逍遥派的武学,可以让自己的武功,瞬间大进,尤其是那个吸人内力的北冥神功,那简直就是提升内力最好的良药啊,只要自己学会了北冥神功,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而北冥神功在什么地方,以前的段正淳当然是不可能知道的,可是现在的段正淳,却可以立刻知道。

  「嘿嘿嘿,无量玉璧,北冥神功,我一定要先拿到逍遥派的武功秘籍,只要我练成这逍遥派的武功,北冥神功吸人内力,等我内力强了之后,再去练六脉神剑,这区区段延庆,还能是我的对手?」段正淳心里这么想道,自然是非常得意。
  而同时,段正淳又想到,那个万毒之王莽古朱蛤,吃了之后可以百毒不侵,原著段誉就是吃了莽古朱蛤之后可以百毒不侵,如今换作自己如果吃了的话,那就更可以百毒不侵了,到时候高明武功再加百毒不侵,这个世界上自己还怕谁呢?
  不过莽古朱蛤乃是剧毒之物,自己得想个办法,保证吞服的时候,不至于被这红色的蛤蟆的剧毒所害,那才可以,否则如果就这样中毒而死,没吃到蛤蟆还惹得一身骚,那可当真,得不偿失了,绝对得不偿失,所以无论如何也必须要做好准备才行。

  好在自己是为大理王爷,身边可以调动的医学资源那也是不少,想来一定有办法,可以让自己防备莽古朱蛤的剧毒。

  既然已经决定要前去寻找武功秘籍,提升自己的功夫了,那自然是一切都要准备好才是了。

  于是一大早的时候,这个冒牌段正淳,就已经召集了自己的两个最亲近的家将,朱丹臣,还有巴天石这两个手下,让他们前来帮助自己,准备各种各样的物件。

  首先自然是盘缠干粮之类的东西,这些对于大理段氏这样的皇族来说,可以说是非常容易。

  而接下来,这是最重要的东西,则是两样,一样是最重要的,也就是可以避毒的工具,让自己吞服莽古朱蛤的时候,可以保证不会被莽古朱蛤所伤。

  而莽古朱蛤号称万毒之王,他的毒自然是非同小可,这世间少有什么药物可以暂时克制他的剧毒,可是对于大理段氏这样的皇族来说,这么多年的底蕴下来,各种小国的进贡,也有一些底子,段正淳让人前去药房,和太医院等地方打听,才找到了当年一个小国进贡来的两颗避毒丹,这两颗避毒丹,可以在服用之后,一个时辰之内,万毒不侵,诸邪不进,可以说,正是对付莽古朱蛤最好的药物。
  而段正淳这位大理段氏的王爷,自然有权利将是两颗药据为己有,所以也就老实不客气地收下了。

  而这个时候的段正淳,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需要做,那就是必须找到可以将自己体内的内力散掉的方法。

  要知道修炼北冥神功,自身是不能够存在任何内功的,否则的话,必然送命,段正淳的本体,本身就存在很强的内功,这个时候他这个冒牌段正淳,吸收了原来的段正淳本身的武功之后,段正淳体内诸般内力,已经进入到自己的体内,因此这个时候的段正淳,可以说是内力深厚,若要散掉,在重新修炼北冥神功,那可有些麻烦了,因此散功如果稍有不慎的话,就有可能将自己的命给送掉。
  所以如何散功那就需要好生想想了,这也是这个时候段正淳,最为烦恼的问题。

  只不过很快的,段正淳就解决了这个最为棘手的问题,那就是依靠一阳指功夫,将自己的本身武功散出去。

  简单来说,大理段家的这门一阳指功夫十分的玄妙和厉害,是具有疗伤的效果的,可以用一阳指功夫,给人打通经脉疗伤,这是一阳指这门功夫特有的属性。
  而如果这门功夫可以再加上佛道正宗内功的话,那自然是威力更强,更可以为人疗伤治病了。

  在射雕英雄传里面,黄蓉被裘千仞的铁掌功打伤,便是依靠着一灯一阳指功夫,为黄蓉打通周身经脉,而这个时候的一灯大师,也是因为施展一阳指功夫和功力尽失,需要五年修炼才可以恢复内力,可以说,如果用一阳指来给人疗伤的话,就很容易的将终身的内力散掉,这个时候在修炼北冥神功,那就没问题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段正淳已经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了,自己到时候,大可随便找一个人,把他给打伤了,然后再找到北冥神功的秘籍之后,再把它治好,让自己的内力消耗之后,再修炼北冥神功也不迟。

  所以此时将所有的计划都想好了之后,段正淳自然要马上出发了。

  段正淳要出远门的话,本来朱丹臣和巴天石,是要紧随其后的,只不过这一次,每一次段正淳出门的话,都要带上这些家将。

  只不过这一次段正淳,出门是要去干一些不大地道的事情,所以这一次,自然是不能把这几个人给带上,以免耽误自己的好事,所以段正淳也就果断拒绝了。
  而朱丹臣和巴天石,自然也不可能违抗王爷的命令,并且段正淳的武功之高,也算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了,所以朱丹臣和巴天石等也不担心段正淳会出啥事儿。
  ……

  此时的段正淳,打点了行装盘缠之后,就离开了大理,准备去寻找北冥神功。
  只不过才刚骑着一匹马出城不久,段正淳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时候,段誉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的王妃刀白凤,应该是在大理城外的玉虚观出家的,那可是一个不错的女人呢,不但长得漂亮,而且还身材火辣,并且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的妻子。

  以前的段正淳,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和刀白凤真正在一起过,因为这个女人仇恨女人在外面,找了那么多的女人,所以就出家了,这就是让段正淳这么多年,失去了和这个美女团聚的机会。

  而这个时候段正淳想起了刀白凤这个女人,不禁心痒难熬,他那个世界已经有两三天了,可是都没有碰过女人,内心早就是寂寞不已,真想立刻爽一把。
  「妈的……刀白凤那个女人,可以说是很那个,原来的段正淳可以睡,那残疾的段延庆可以睡,老子如何睡不得?这就上门前去见见那刀白凤,尝个鲜再说……」

  心里面有这样的主意之后,段正淳自然是已经无法遏制心里面的欲望,反正这个时候也不急于这一时,不差这一刻半刻的功夫,所以段正淳打算先到玉虚观和这个法定的妻子见个面,二人可以叙叙旧,搞搞少儿不宜的运动,然后自己再去寻找北冥神功,那也是不迟的!

  这个时候的玉虚观在什么地方,段正淳当然是知道的,所以段正淳立刻策马奔腾,朝着玉虚观而去,心里面想到刀白凤这样的美女,马上就要被自己玩了,段正淳的心里就是心痒难熬,难以遏制这种冲动,真恨不得插上一对翅膀,立刻就赶到玉虚观来个情戏观音,哈哈哈……爽啊……

          第002章、观音菩萨,淫骚白凤

  根据脑海中的记忆,段正淳此时骑上马屁,仅仅奔驰了一个时辰功夫,便找到了刀白凤所在的玉虚观。

  段正淳激动地简直要死,那刀白凤在天龙原著乃是绝顶美妇,段正淳前世看那天龙八部便是YY无限,现如今终于要一尝所愿,段正淳如何不激动?

  拍了拍玉虚观的大门,过了片刻,门开了,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美貌道姑走出来,这道姑之美当真可说惊艳,面若桃花,肌肤雪白,身材玲珑浮凸,那一身宽敞的道袍根本遮盖不住这道姑丰满高耸的一对乳峰,再加上她的气质充满了华贵和成熟妇人的韵味,再加上一身道袍,更有一种圣洁的玉观音的滋味儿,真可以说是动人心魄。

  段正淳虽然喜欢玩儿女人,可是这样气质脱俗的美艳妇人却也少见,此时两双贼眼直勾勾地盯着刀白凤那丰满的双峰,仿佛恨不得把刀白凤剥成白羊,好好品尝一番才是。一想到眼前这样的一个绝代尤物当年居然把自己的肉体施舍给段延庆那狗日的,给「自己」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段正淳便无比心疼,心想这等玉人,日后自当由自己品尝,岂能让给别人?

  「你怎么来了?」这刀白凤一打开门,就看见丈夫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下可是让刀白凤吃惊不已,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忽然来这里?

  而接着,刀白凤却是更加吃惊,因此此时段正淳那双滑溜溜的双眼狠狠地盯着自己那对自豪的双峰,那眼神就如同新婚之夜段正淳剥光自己之时,令刀白凤错愕之时,内心也感觉到十分自豪。

  要知道,自从十余年前刀白凤跟段正淳闹翻之后,就搬出了王府到了玉虚观内出家,但是她当年生段誉的时候也才十八岁,如今二十年过去了,也就三十八岁年华,再加上摆夷人的身体要比汉女更好得多,性欲相对的也大,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她在夜深人静之时总是欲火高涨,每次却也只能依靠两只手以及道馆内的黄瓜来解决自己的生理欲望。

  而今日丈夫忽然到此,而且那双色眼直溜溜盯着她裹在道袍中的两颗大奶子,一时之间刀白凤竟然欲火升上,真恨不得就此和段正淳孕育一番,以解相思之苦。
  不过,刀白凤毕竟心里对丈夫还是有气的,当下很不客气地说道:「你这个下流胚子到我这清净之地做甚?你还是快走,去找你那些狐狸精吧!别玷污我这清净之地……」说着刀白凤就要走进去。

  谁知道段正淳却从后一下子抱住了刀白凤,双手从她背后伸到前胸握住刀白凤的奶子,登时感觉无比丰满柔软,段正淳的欲火立刻极度燃烧,下身鸡巴剧烈的顶起来,顶到了刀白凤丰腴的臀部上,而他他一边捏一边笑道:「凤凰儿,既然来都来了,何必要敢赶我走?!」

  刀白凤的奶子十余年未给任何男人捏过,段正淳这贼手一弄,登时让刀白凤身子酥了一半,心中对这爱煞了的冤家真是又爱又恨,而更多却是那无尽地爱意,以至于此时内心情欲大生,早自酥了一大半了。

  但她终究记得这是佛门之地,而且自己还在跟丈夫怄气,立刻挣扎道:「你干什么……你放开我,这里是佛门清净之地,你不得无礼……走开!别碰我!」
  段正淳对女人那是无比的痴迷,而这艳丽丰满的古代熟妇更是太也刺激,,现在这绝美妇人就在自己的怀中,还是自己明媒正娶的老婆,要他放手,如何可能?

  「好凤凰儿,你我是三书六礼,明媒正娶的妻子,行那事儿,天经地义,佛门之地又怎么样?难道你不想要吗?」说着将她身子转过,笑嘻嘻地瞧着她花容月貌。

  刀白凤看到丈夫微笑,脸蛋儿一红,多年的饥渴欲火此时都被这该死的冤家挑起,已然情难自禁,如何能收?而段正淳的大手已然覆盖在她浑圆的臀部上,他正用力捏揉,这更让刀白凤不可自禁,只能低声嗔道:「你这淫贼……坏人呢……淳哥……」

  接着也顾不得什么佛门之地,一把将段正淳拉入怀中,将他的头枕在自己那丰满的乳房上,那道袍中耸翘的一对高耸玉乳将段正淳的脸狠狠压着,这妇人身上诱人的芬芳刺激着段正淳心旌摇动,整个脑袋似乎陷入到了一团柔软清香的棉花当中,刀白凤这对弹性十足的丰满玉乳蹭着自己的脸蛋儿,好不舒服,段正淳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刀白凤裹着胸部的道袍上轻轻舔了一下,刀白凤浑身一颤,抱着段正淳的手更紧了。

  段正淳此时有了原本这具身体的记忆,已是情场老手,哪里看不出这美艳妇人已然动了春心?当下一双贼手在她的丰满双乳上轻轻揉搓,而下身巨大的阳物已经炙热地翘了起来,顶在了刀白凤的小腹上。刀白凤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娇躯轻轻扭动,一点也没有反抗了,只是任由段正淳握着她的双乳,浑圆的臀部轻轻摇摆。

  「淳哥,我不行了……我好难受……」刀白凤眼神迷离,仿佛如饥似渴地嗔道。

  见这妇人求欢,段正淳大喜过望:「好凤凰儿,今日为夫喂你个饱!」说完,段正淳将刀白凤丰满的身躯一下子扛在肩上,便大踏步走进玉虚观。

  刀白凤被段正淳扛在肩上,扑面嗅到丈夫身上的隆重男子气息,她是如饥似渴的花信熟妇,如何抵受得住男人的强势?一时之间心乱如麻,动也不动。
  段正淳将刀白凤带到佛堂当中,殿内只有一个观音像和一个蒲团,段正淳将刀白凤放观音像前的地上,扑在她怀中,一只手掌一边拉扯刀白凤的衣衫,一边把握住刀白凤的乳房,捏出各种形状,另一只手则是伸到了刀白凤道袍下摆,往上探如那桃源,一探幽境,而嘴则是不客气地一把堵住了刀白凤地红唇。

  被丈夫上下其手,刀白凤一下子便迷离其中,她衣衫半解,浑身都滚烫火热,下身已经很久没有感觉的幽林已然湿润不堪,段正淳将刀白凤的道袍狠狠撕开,但见里面竟然未穿内衣,刀白凤洁白的肌肤,丰满的双乳,粉红的蓓蕾,丰满的白屁股,还有那熟妇圣洁的漆黑森林桃花源的一抹嫣红,尽皆展现在段正淳面前。
  「好你个骚凤凰,下面竟然未穿内衣,是不是就等着为夫来宠幸你啊?」段正淳一边捏弄刀白凤的乳房一边笑道。

  听得段正淳这般说,刀白凤自然更羞,此时天气炎热,她这样的熟女身体又好,长期得不到男人滋润,自然早已如狼似虎,如饥似渴,若穿的厚重,那自然更是难受,反正这道馆也只她一人,因此索性不穿内衣内裤,只穿一件道袍正遮体就是,哪知道现在却被段正淳瞧了个透彻。

  「你……你这坏人……色胚……大白天的……竟然到我这道馆……清净之地前来……前来宣淫……你就不怕菩萨怪罪你……」她此时羞涩不堪,也无法说其他,只得如此而道。

  段正淳哈哈大笑,道:「凤凰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只要能和凤凰儿你共度春宵,便是立时要我死了,我也心甘情愿……」

  刀白凤听到这番话,内心欣喜不已,她轻摇玉乳,翘臀扭动,用充满勾引性地语气嗔道:「淳哥……我要……人家要你那家伙……求你……给我……」
  听得刀白凤求欢之声,当下段正淳立刻宽衣解带,鱼水同欢,他在江湖上可以说是第一号的风流浪子,除了他能说会道以及那王爷的高富帅身份加成之外,他自身强大的男性本钱也是他能游猎花丛的自豪法宝之一。

  需知这大理段氏乃是武林豪门,因此祖传就有无数厉害功夫,其中就有一门修炼阳物、采阴补阳、阴阳双修的秘笈,只是历代君王,大臣均觉那是旁门左道,所以早已将这秘笈丢入皇家藏书阁的角落,数百年无人动。

  而段正淳于十三岁那年偶然得到,照此密法修炼了一年之后,已经练成了天下间一等一的阳物,同时精通熬战、调情之法,自此笑傲花丛,不知道搞了多少女人。

  这时见那段正淳脱光之后,一根粗大的猩红肉棒,并未因为年过四旬而衰退半分,大概得六寸左右之长,有那婴儿手臂般粗大,刀白凤十余年未见这大家伙,此时已然把持不住,伸手便抓住段正淳那根大阳具,触手感觉无比炙热,仿佛握住了一根大铁棍一般。

  段正淳身子一抖,弯下身子,伸手把玩儿住了刀白凤的玉乳,刀白凤的喘息声亦急促起来,动人的少妇体香刺激着段正淳的色欲,他猛地将刀白凤的肉体按在身下。

  「啊呀!」刀白凤娇声惊叫,她松开了握住段正淳阳物的手,任由丈夫将她压在身下。段正淳俯下身子,伸出长舌,将刀白凤乳房桑半个雪白的肉球连乳沟的位置一下含住,不住地舔弄。

  刀白凤爽地浑身颤抖,「哎呀……啊……啊……」呻吟之声不断响起。
  原来的段正淳是情场老手了,再加上现在的他前世看过不少的AV,这方面经验自然是不必说的用嘴舔了一会儿刀白凤的乳房,就用牙齿轻轻咬着刀白凤酥胸前段的奶头,用力地吮吸一口,刀白凤哪里承受得住?下身的淫水狂喷出来,弄湿了地上的蒲团。

  「啊……淳哥……我不行了……」刀白凤眼神迷离,洁白的胸脯不住起伏。
  而段正淳正满满地将自己的舌头从刀白凤的乳房上移到腹部,在刀白凤的小肚脐四周舔着,刀白凤被舔的浑身瘙痒,特别难受:「淳哥……你……你怎么还不动手……来吧……占有你的凤凰儿……」

  段正淳笑道:「如此便满足凤凰儿……」他自己也是欲火焚身,迫切需要进入到自己老婆的玉洞内一展雄风,刀白凤已经主动地将两条洁白丰满的大腿大大张开,看到那鲜嫩的阴户,段正淳喘了口气,伏在了刀白凤的肉体上,用力一顶,刀白凤只觉得一阵剧烈地冲击下,无比充实温暖的满足感再度回到了她的身上。
  这是十余年来刀白凤第一次做爱,此时那根让刀白凤无比爱惜的丈夫的阳物就好像烙印似的附在她的子宫上,无限的满足,快乐,眼前心爱男人的轮廓近在咫尺,令刀白凤神魂颠倒。

  段正淳的一根肉柱直冲入了刀白凤的桃花源,畅通无阻,刀白凤的阴户虽然当年生过段誉,但是十余年未曾交合,变得和当年一样的紧凑,一想到自己现在操的是天龙里段誉的老母,段正淳就无比的激动,连续猛顶,奋力在这夫人的体内冲刺,这回可把如饥似渴的刀白凤冲的舒服的升天了,只听她娇喘道:「淳哥……你好棒……啊……跟当年一点也不差……啊……好舒服……不要停……不要停……」

  谁知道段正淳却忽然把自己的阳物抽了出来,刀白凤立刻犹如从天堂一下跌入到地狱一般,无比难受。

  「不要,淳哥……快插进去……我要……我要……」刀白凤像一个婊子一样地拉住段正淳不住哀求,「不是正开心着吗?求你……快干我……干我……」
  「想不到凤凰儿在床上这么淫荡啊!」段正淳笑道,「可惜这个姿势我干腻了,如果凤凰儿你要我继续干,那就趴下,让你的屁股对准为夫!」

  刀白凤是摆夷人,族中没有汉人那么多礼教,她以前在族里也见过女人撅起屁股给相公干的画面,现在又是如饥似渴的时候,听了段正淳的话,犹豫了一下,便淫荡地趴在了蒲团上,在这道馆观音像前,如母狗一般将肥硕的大屁股高高地撅起,轻轻摇摆着洁白的臀肉,嗔道:「淳哥,快来吧…人家要你干凤凰儿…」
  段正淳淫笑着跪在刀白凤的大白臀后面,看着这美妇人两瓣洁白如玉的丰满臀肉,忍不住赞美道:「哈哈哈……好一个雪白的屁股,凤凰儿,你的屁股真的太美太性感了,这么美丽的屁股,是为夫见过的最棒的!」这样一盘大白屁股,段正淳那是性趣盎然,淫欲勃发!

  刀白凤的屁股的确是无比的诱人,那丰腴的两瓣轮廓,好似洁白的圆月一般,丰腴饱满,充满了弹性的翘肉,洁白光润,当真是美若白玉,滑如羊脂,那白嫩的肌肤闪动着柔软温润的迷人光泽,深深的黑细缝的臀沟下夹杂着一丛漆黑湿软的芳草黑森林,隐隐约约之间,还能看见到刀白凤刚刚被男人巨大的阳物肏的湿润的小嫩逼。

  段正淳这色胚一双大手使劲儿将刀白凤柔软的臀肉捏住,湿淋淋的大鸡巴凑过去,一杆进洞,插入刀白凤的淫穴内,弄得这少妇一阵娇吟。

  段正淳才轻轻抽送了十几下,然后就开始使足了力气,那巨大的阳物狂风骤雨般强烈地耸动,在刀白凤这美妇人的娇嫩的阴道内狂干猛抽,他还嫌这不满足,一边猛烈地大干,还一边狠狠地用手在刀白凤的雪白大屁股的娇嫩臀肉上狠狠拍打,登时就让刀白凤雪白的大屁股变得红彤彤的了。

  段正淳那根大鸡巴就像是打桩一般,从后面再刀白凤的小嫩穴里狂干,那抖大的卵蛋不断拍打在刀白凤的大臀部屁股上,发出了「啪啪啪」淫靡的声响,直把个迷人少妇刀白凤干的骚浪大叫:「啊……啊……好哥哥……好淳哥……你要粗壮……好凶猛……肏死人家了……啊……」刀白凤的雪白肥美大屁股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她胸前的两颗巨大的奶子也随着刀白凤娇躯的摇摆上下颤动摇晃,荡起一片片令人炫目的迷人乳波,下身的淫水更是像泉水般的流个不停。

  这种狗爬式绝对是很刺激的一种体位,当看到女人洁白的臀部在自己勉强晃悠的时候,段正淳干的更起劲儿了,来回狠狠抽送了一百多下,干的刀白凤是又叫又喊,整个道馆清净之地变成了淫秽场所,段正淳在狂干中,疯狂地把自己积蓄了十年的精液全部喷入了刀白凤的身体。

  「啊!」刀白凤被男人的精液冲上了最高潮,阴户喷出了一股粘稠的阴精,接着就浑身无力地趴在了地上,屁股还翘起来的。

  「嘿嘿嘿,凤凰儿,这就泄身了?还没完呢!」段正淳将湿淋淋的阳物抽了出来,双手扶住了刀白凤的腰部,一举之下就让刀白凤的大屁股又撅得更高,然后段正淳狠狠地就把阳具插进了刀白凤的屁眼。

  「啊!」刀白凤疼的大喊出来,她以前跟段正淳做爱的时候,段正淳从来没有插过她的屁眼,她一直以为那里就是排泄的地方,谁知道居然也能够插。
  「啊……淳哥……你干什么……不要……好疼啊……啊……那里不可以……疼……」

  段正淳狠狠插进刀白凤的肛门,那可人的小屁眼强行被段正淳开垦开来,炙热如火,紧如处子玉穴,包着大鸡巴还不住收缩蠕动,使得段正淳超爽,他揉捏住刀白凤雪白丰肥的大屁股,笑道:「很疼是吗?凤凰儿!不过,为夫可是要好好地玩玩儿你的肛门!」

  段正淳淫笑着,双手抓住刀白凤那盘丰腴的大屁股,下体的鸡巴狠狠地挺动,在那娇美的菊花内狂插起来。

  刀白凤疼的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啊!淳哥……好疼……啊……不要……求你了……啊……」这肛门本身没有处女膜,本来插进去没这么疼的,可是段正淳的阳具太大了,强行干进那娇嫩的菊花,不能不疼,刀白凤极力扭动自己的大屁股,试图把段正淳的阳具甩出去。

  可惜她这样做只会更加刺激段正淳的性欲,他的大肉棒在刀白凤的淫屁眼里肏弄,看着这浑身不着寸缕的丰满妇人被自己当母狗一样骑着,别有一番奇紧的淫趣,尤其是刀白凤这妇人的小屁眼儿将段正淳的肉棒紧紧咬着根部,在插弄时候,听到刀白凤发出着凄美绝励的淫荡叫声,更让段正淳享受到了无比强烈的征服贵妇人的快感。

  「啊……啊……淳哥……别干了……啊……不要肏了……人家受不了了……啊……不要……饶了我吧……」刀白凤弄得有些受不了,下意识地就把洁白的身体向前爬,试图逃脱段正淳强大的摧残,可是她的两条大腿才刚刚往前挪出两步,就被段正淳抓住臀肉狠狠拖了回来,结果是更加剧烈的狂干,反复几次,刀白凤也只能无力地趴在地上,流着泪高高撅起浑圆的大屁股,任由自己的丈夫的大鸡巴在自己的小屁眼里一波又一波地冲击,段正淳一边干一边嚎叫,小腹和刀白凤的屁股碰撞,发出「扑哧扑哧」的淫靡声音,把个刀白凤的小屁眼插得又红又肿。
  渐渐地,刀白凤的叫声不再那么凄惨了,她的屁眼里也湿润起来,可人的小嘴儿里呻吟着,眉宇之间也皱开了眉头,段正淳知道刀白凤已经过了阵痛期,开始享受到爆菊的快感。

  「凤凰儿,是不是感觉比刚才舒服了?」

  「恩……啊……淳哥……是啊……是比刚才舒服啦……你插吧……人家受得住……」刀白凤,段正淳兴奋极了,他挺动身躯,一阵猛烈抽插,刀白凤的两片娇嫩的白玉臀肉被段正淳撞击的青一块红一块,把个绝美少妇刀白凤弄得只觉额一阵阵异样的强烈快感扩散全身,令人陶醉的温暖热流遍及全身,当真可以说是欲仙欲死……

  良久后,段正淳这色胚心满意足地拔出肉棒,刀白凤无力地瘫软在地上,红彤彤的大屁股里流出浓浓的白色阳精,浑身赤裸的刀白凤呼呼轻轻喘息,高潮后的红晕尚未褪去,娇嫩的身体还在轻轻抖动。

  真的太满足了,好久没有这么畅快的和淳哥做爱了?刀白凤真的感觉自己仿佛在梦中一般。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